从钢铁之城到热带水果王国,攀枝花正在完成颠覆性的变迁

水果 (39) 2个月前

日前,《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8年第10期刊发了《攀枝花 干热河谷中的 热带水果王国》一文,文章说“从钢铁之城到热带水果王国,攀枝花正在完成颠覆性的变迁。这座几乎全境位于金沙江干热河谷的川西南小城,已经成为横断山区一个颇具盛名的水果王国。”

《中国国家地理》

1950年创刊于南京,原名《地理知识》,是关于地理的月刊,该刊的文章和图片经常被中央及地方媒体转载,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和收藏价值,国内外很多家图书馆已经把该刊作为重点收藏期刊。

下面,我们将《攀枝花 干热河谷中的 热带水果王国》一文进行全文转载:

原文如下

尽管位于亚热带,攀枝花却盛产热带水果,以南亚热带为基带的岛状式立体气候,充足的光热,广阔的土地资源,为水果的生长提供了优良条件。这座几乎全境位于金沙江干热河谷的川西南小城,已经成为横断山区一个颇具盛名的水果王国。

从钢铁之城到热带水果王国,攀枝花正在完成颠覆性的变迁

攀枝花市米易县新山傈僳族彝族乡的百亩火龙果园,是攀西大裂谷的一道独特风景。火龙果,这一原产于中美洲热带沙漠地区的品种自从在攀枝花安家落户,长势一直很好,果实大而甜。金沙江干热河谷的自然温室效应,为火龙果、芒果、牛油果等热带水果的生长提供了充足的热量。摄影/陈辉

说起四川攀枝花,人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想起它是中国的钢铁之城、钒钛之都。这里有中国西南钢铁的“巨无霸”——攀枝花钢铁公司,钛、钒储量分别位居世界第一、世界第三,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钒钛产品及含钒钛钢铁生产基地。

近年来,作为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城市,攀枝花的形象正在改变。今年8月15日,在第二届攀枝花国际芒果采摘节上,一个重达6斤的“芒果王”被人以112600元的价格拍走,成为了各大媒体追逐的热点。不仅仅是芒果,近年来,火龙果、番荔枝、牛油果……这些原产于热带地区的水果在攀枝花的土地上落地扎根亚热带水果种植,结出了香甜的果实。

热带水果种植,遍布攀枝花的各个角落

攀枝花充足的光热,广阔的土地资源,使得来自世界各地的热带水果都能在这里找到适宜生长的土壤。热带水果在攀枝花一年四季都有出产,不仅品种丰富,果实的品质也非常好。如仁和的石榴个大皮薄、粒厚味润;米易的枇杷肉质白嫩;盐边的桑葚酸甜油润;西区的椪柑色味俱优;米易、仁和、盐边的荔枝、火龙果营养丰富……

攀枝花芒果:干热河谷生长的金色产业

攀枝花市地处川滇交界处,攀西大裂谷中段。这里气候条件独特,属于南亚热带气候,年平均气温19℃—21℃,最冷月的月均温也在11℃以上。攀枝花全年没有冬天,日照充足,全年日照时数长达2300—2700小时,年总降雨量820—1100毫米之间,无霜期超过300天。

虽然地处亚热带,攀枝花却与海南、广西南部地区一样,适合热带水果生长。作为中国三大芒果产区之一,相比于另外两大产区——海南三亚、广西百色,攀枝花具有“纬度最北、海拔最高、成熟最晚”三大特点。

中国三大芒果产区中,攀枝花纬度最高,位于北纬26度附近,地处西南内陆,远离海洋; 海南三亚位于北纬18度,广西百色在北纬22度附近,后两者濒临海洋,且是我国传统的芒果产区。

攀枝花芒果的甜度高,甜度指数(即每100克水果中含糖量的百分比)为17%,最高可达19%,而其他地区的芒果甜度一般为12%—15%,攀枝花的芒果为什么这么甜?供职于四川土行生农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的土肥技术专家方建先生分析说:“攀枝花芒果花期无梅雨,果期无台风,由于光照强热量足,昼夜温差大, 果实在淀粉的积累和糖分的转化上很充分,所以长出的果子不仅漂亮,甜度也高。”

攀枝花市域最高海拔近4200米,最低海拔940米左右。攀枝花市农林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罗照西介绍:“攀枝花芒果主要种植在海拔1500米以下的河谷地带,海拔1500米以上种植的是一些亚热带、温带水果,各有各的分布区域。”攀枝花市山高谷深、盆地交错分布,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山脉走向近于南北,是大雪山的南延部分。这里的地貌类型复杂多样,可分为平坝、台地、高丘陵、低中山、中山和山原等6类,以低中山和中山为主。山地的坡度带来了良好的通风透光条件,利于芒果吸收光热,促进传粉坐果,结出的芒果甜、大、鲜。与攀枝花不同,海南和广西南部位于热带地区,但是因为海拔较低、地势平,芒果的果树吸收光热不如山地,果实的甜度会受到一定影响。

攀枝花是中国典型的晚熟芒果产区。芒果一般在8月下旬至9下旬开摘,有些还可以延迟到10月收获;最晚成熟的是攀枝花仁和区大黑山务本的芒果,要到11—12月才下树。由于芒果在树上的时间长,得到了持久的阳光照射,糖分在果内酝酿充分,成熟的芒果香甜可口,大受市场青睐。罗照西说:“由于晚熟,攀枝花芒果获得了时间错位优势,与其他产区没有形成竞争关系,所以在秋冬市场上,攀枝花芒果一枝独秀。”

说起攀枝花芒果的种植,其实它的历史并不长。1965年,渡口市(今攀枝花市)农技服务站成立,关于芒果的研究才真正提上日程。当时还是农技员的杨从金先生从云南河口农场引进了几株芒果,为攀枝花地区几十年后的一个大产业种下了希望。

直到上世纪90年代,攀枝花开始从海南、云南等地陆续引进不同品种的芒果,进入大规模的种植。1996年,攀枝花市农林科学研究院(原渡口市农技服务站)先后从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等单位引进20多个优良品种及种苗2万多株,开始栽种吉禄、凯特等7个芒果品种。

经过二十多年的投入与尝试,攀枝花已经形成了一条金色的芒果产业带,芒果种植面积占到热带水果种植总面积的70%,年产量15万吨,总产值超过10亿元。

同时,攀枝花还培养出了自己的芒果专家,如攀枝花市农林研究院的李贵利、李桂珍已经成为研究芒果的中坚力量。而种植技术也日趋成熟,形成了以凯特为主,吉禄、金煌、椰香等23个品种“早、中、晚 ”依次成熟的种植体系。

干热河谷独特的热量条件,是横断山的馈赠

我国的干热河谷主要分布在横断山区金沙江、怒江、澜沧江、雅砻江、岷江和安宁河等干流及其支流河谷的部分地段,垂直高度200—1000米,总长4105公里。横断山区的山脉走向,大体上均垂直于西南季风或东南季风,气流经过山脉时,沿迎风坡上升冷却,发生降水。过山后,空气沿背风坡下沉,温度升高,湿度也显著减少,致使河谷地区产生干旱现象。干热河谷独特的生态气候,使得攀枝花位于亚热带地区,却能盛产热带水果。目前,攀枝花热带水果种植面积达到了70万亩,以芒果为主,其他种植面积大的有樱桃4万亩,枇杷3.2万亩,石榴1.2万亩。

攀枝花仁和区大田镇的热带水果种植园里,一位果农正在全神贯注于石榴采摘。

阿署达:一个芒果村庄的种植史

阿署达是攀枝花市东区银江镇的一个彝族小山村,这个村有1700多人,80%都是彝族。过去,阿署达的村民主要靠种植大葱、尖椒等蔬菜来增加收入,卖菜要半夜三更起来排队去赶农用车进城,非常辛苦,也赚不了几个钱。但自从种上芒果之后,阿署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整个村子全年要出产3500吨芒果,最好的人家靠卖芒果一年能收入30多万元,人均农业种植收入达到每年1.8万元,有人说阿署达从过去的贫困村变成了“土豪村”。

余龙有,40岁左右,一个朴实的阿署达村民。他的家里有12亩地,种了110棵芒果树,每年在芒果上的收入有两三万元,算是阿署达村中非常普通的芒果种植户。余龙有谈起芒果种植技术也是一套一套的,他说,在攀枝花地区,根据芒果的生长周期, 在经过了春节前的开花稔实后,每年春天的3—4月份是村民们最忙碌的时候。这时,他要在地里挖沟浇水、修枝疏果、打药施肥,然后为幼果套袋,这个过程要持续到几个月后。果农都知道,芒果核长硬前是最关键的时期,关系到糖分的积累,芒果的口感跟当年的天气状况有关,当然也跟精耕细作有关。

不同品种的芒果成熟的时间不同,如5—6月,红贵妃、金煌、椰香等品种的芒果就成熟了;7月间,吉禄才开摘;而最晚的要到8月中旬以后才陆续成熟,这就是攀枝花最有名的凯特芒果,它在树上停留的时间最长。但也正因为如此,凯特芒果个大,8两起秤,平均有2斤多,最大的达6—8斤;其味道也好,香甜而醇厚,是广受人们喜欢的芒果之一。

芒果成熟的时间不同,对市场的销售也有很大的影响。攀枝花早在30多年前种植过小草芒,这一品种形小筋多,在市场上没有什么竞争力。后来经过多年的摸索,大面积地种植了凯特芒果 —— 当地特有的晚秋芒果,避开了海南、广西芒果主产区集中在4—6月的销售档期。

现在,阿署达村里有芒果协会,经常组织村民学习芒果种植技术,十几岁的孩子都知道如何种植芒果。过去,阿署达村的男人们都在种完稻谷后出外打工,栽秧时回家。村民杨岳华就是个例子,过去在外面打工,现在回到家里种芒果,收入一点不比外面少,而且还照顾了家庭。杨岳华家有13亩地,2017年卖芒果收入了6万多元,他读高中的儿子放学也帮着劳动,一个人负责3—4亩的芒果地。

阿署达村的村长鲍进芝是一个从日本留学回来的年轻人,她是土生土长的阿署达人,正是看到了家乡的美好前景,她才放弃了留在大城市的机会回到家乡。学有所成的鲍进芝带来了很多先进的观念,比如要为芒果种植制定标准,打造芒果产业链,提升产品利润空间;利用芒果种植来带动旅游,在旅游中加入芒果体验,建设一个有芒果特色的旅游新村;发展芒果加工产业,生产芒果香水、芒果面膜、芒果蛋糕等创意产品等等。

如今的阿署达村蒸蒸日上,鲍进芝还想编撰一部阿署达村志,记录这个村子这些年来农业种植的变迁。

目前,阿署达村的芒果供不应求,一到成熟季节,外地的销售商纷纷上门收购,把所有的芒果都预订了。距阿署达村不远有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像韵达这样规模的物流,一天可以发送几万斤的芒果。在电商平台购买,一般只需两三天时间,就能品尝到新鲜的攀枝花芒果了。

纬度最北、海拔最高、成熟最晚,芒果飘香一年四季

上图:米易县新山傈僳族彝族乡的芒果种植园里,果农们正在辛勤劳作。尽管芒果的种植历 史并不悠久,但良好的自然环境和当地科研的有力支持使攀枝花形成了一条完善的芒果产 业带,如今,芒果种植面积达51万亩,占攀枝花热带水果总种植面积的70%。摄影/陈辉 下图:9月初,攀枝花仁和区的芒果园迎来丰收,漫山遍野皆是成熟的芒果,带给从事水 果种植的农民巨大的喜悦。

来自世界各地的热带水果,纷纷在攀枝花落户

攀枝花拥有如此好的热带水果种植条件,自然不会停下引进和栽种新品种的脚步。早在上世纪80年代,当地政府就从越南、印度尼西亚引种了牛油果树苗。由于牛油果的味道不具备传统水果的酸甜口味,不甜且腻,当时亚热带水果种植,牛油果并没有引起当地果农的重视,很快大家就丧失了种植热情。如今的攀枝花市区,当时引种的牛油果树已经生长成参天大树,作为园林景观伫立在市区里。

牛油果的果实含油量高,在美洲人们把它当作粮食食用,因为集果、粮、油于一身,被视为果中珍品。随着牛油果在网络上的走红,搭配面包、沙拉酱的健康吃法吸引了很多人,牛油果在攀枝花也渐渐聚集了人气。在中国,牛油果每年的消费量在4万吨,其中95%都依赖进口。“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消费习惯的变化,大家不再像过去那样排斥种植牛油果了。种植户觉得既然能种芒果,为什么不试试牛油果呢?牛油果的经济价值比芒果高很多。”攀西优新特色水果母本示范园的负责人老谭说。

然而,对于老谭而言,牛油果的引进并非一帆风顺。他在2013年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引进了一些树苗,但果树开花后一直没有结果实。老谭着急了,就去咨询四川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和攀枝花市农林科学研究院的专家,原来,他的种植管理出了问题。牛油果树春季开花会消耗大量营养,上一年冬季需要提前施肥,而开花本身消耗的水分需要果农浇水,而老谭在此过程中忽略了浇水和施肥。

经过科研人员的指导,今年老谭试种植的牛油果树成功挂果,长势喜人,个头小一点的树每一株产量20—30公斤,大的能达到200公斤以上。

牛油果的种植不仅得到科研机构的支持,政府层面也在大力推进。从今年开始,攀枝花政府已经在米易县、仁和区分别栽种了1000亩,盐边县也栽种了1500亩,在未来2年内,攀枝花全境种植面积预计达到3万 — 5万亩。可以预见,3年后的牛油果将成为攀枝花的又一张热带水果名片。

过去攀枝花种植的主要是会理石榴,后来引进了突尼斯软籽石榴。突尼斯的石榴经过攀枝花气候、土壤等条件变异下的杂交育种,成为了一个新的品种,洋水果也带上了攀枝花的地理基因。

攀枝花还出产一些稀有水果,目前处于零星试种阶段。如西印度醋栗,这是大戟科叶下珠属的一种水果,源自于马达加斯加岛,在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地普遍种植。2015年,西印度醋栗在攀枝花首次栽种,2017年开始挂果,长势良好。又如原产于美洲的番荔枝,目前也被引进到了攀枝花,主要种植在东区银江镇的攀西优新特色水果母本示范园。

攀枝花农林科学研究院水 果分析实验室里,科研人员正在进行水果 成分分析。

先进的农业技术和发达的物流,让这片土地成为名副其实的水果王国

作为本地的农业研究机构,攀枝花市农林科学研究院为牛油果、突尼斯石榴等水果 的落户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研究院里目前的种质资源有100多种,涉及25个科,虽然有些种质资源暂时没有进入规模化种植,却是在为攀枝花的水果产业积累 “资本”。

攀枝花的芒果一到成熟季节,外地的销售 商纷纷上门预订。如今,发达的物流业将新鲜可口的攀枝花芒果送到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图为盐边县冷链物流中心工人 们正在进行芒果分选装箱。

金沙江干热河谷:气候孤岛,亚热带中的热带水果产地

李忠东

四川省地矿局物探队副总工程师、地质专家、旅游科普作家

干热河谷是指被四周较湿润类型所包围的河谷底部较干旱部分, 它们与周边地区湿润、半湿润区景观形成显著的差异。我国的干热河谷主要分布在横断山区金沙江、怒江、澜沧江、雅砻江、岷江和安宁河等干流及其支流河谷的部分地段,垂直高度为200—1000米, 总长为4105公里。对干热河谷的形成有多种解释,其中焚风效应从气象学原理出发较易为人们所接受。横断山区的山脉走向,大体上均垂直于西南季风或东南季风,气流经过山脉时,沿迎风坡上升冷却,发生降水。过山后,空气沿背风坡下沉,温度升高,湿度也显著减少,致使河谷地区产生干旱现象。愈向内陆,这种河谷干旱现象愈明显。

造成干热河谷 山风 形成的两种效应示意图

干热河谷在全球统一划分的三大类干旱地区中,既不属于大陆中心荒漠,也不是副热带稀疏草原,而是属于局部的干旱生境。专家们对金沙江干热河谷的植物区系成分的多样性进行研究后发现,这里虽然气候干燥,对植物的正常生长不利,但河谷所具有的充沛光、热条件却为许多热带、亚热带植物的生长提供了条件。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攀枝花苏铁,这种我国特有的古老残遗种将苏铁属植物分布的北界推移到北纬27度, 而凤凰木、缅桂、仙人掌等热带植物在河谷内也随处可见。

四川省攀枝花市的安宁河、金沙江沿岸,年均温一般在21℃左右,这一温度值甚至与地处热带北缘的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21.9℃)相当;而≥ 10℃的年有效积温6000—7700℃,也与景洪的7978.1℃相当。攀枝花独特的气候条件有利于芒果的开花结果。冬季干燥少雨有利于花芽分化;开花期无低温阴雨、干旱晴朗,有利于授粉坐果;果实生长期日照充足,热量丰富;昼夜温差大,有利于果实生长发育中营养物质的积累、糖分的转化。

要让水果长得甜,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水果必须制造大量的有机物以聚糖;其二,要让水果中的酸代谢分解。而金沙江干热河谷所独有的干旱少雨、日照时间长、 热量充足等自然条件,非常有利于果实中淀粉的聚积和糖分的转化,而高温又有利于瓜果中酸的代谢分解,从而降低酸度增加甜度。

正因为此,以攀枝花市为中心的金沙江干热河谷,是四川省唯一能种植芒果的地区,也是我国少数几个芒果、龙眼等南亚热带水果的重要产区。同时,这里还是中国乃至全球纬度最北、海拔最高的芒果生产基地。现今,莲雾、火龙果、凤梨释迦等热带水果在河谷均可出产。

位于亚热带的热带水果王国

横断山区的干热河谷,过去曾经是环境恶劣、不太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如今的攀枝花却因为水果种植成为横断山区的一个聚宝盆,这是与当地积极进行土壤改良、发展种苗研究分不开的。采访中,土肥技术专家方建告诉我:“优质的种苗、免化肥的土肥技术、防自然灾害和病虫害的植保技术、无微不至的田间管理,在攀枝花当地的水果种植中都是必不可少的。”

在攀枝花,不仅芒果产业发展得好,其他热带、亚热带乃至温带的水果种植产业也发展得非常出色。除了像椰子这种对热量需求极高的水果外,几乎所有的热带植物都可以在这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攀枝花的水果一年四季都有出产,独特的气候类型为境内水果的异彩纷呈提供了生长的土壤,如仁和区大田镇的石榴个大皮薄、粒厚味润;米易县的枇杷肉质白嫩;盐边县的桑葚酸甜油润;西区格里坪镇的椪柑色味俱优;米易县、仁和区、盐边县的荔枝、火龙果营养丰富;盐边县红格镇等地区的纽荷尔脐橙细嫩而脆甜;仁和区、盐边县等地的桂圆甜润可口;米易县、仁和区的山竹清甜甘香 ……

目前,攀枝花水果种植面积达到了70万亩,以芒果等热带水果为主,除芒果外,种植面积较大的品种有樱桃、枇杷、石榴等。种植受市场因素的影响,有的增种,有的减种,比如龙眼,过去一度达到过几万亩,后来减少到了几千亩。由于芒果的种植成本比其他热带水果低,依然是攀枝花热带水果的主力军,其他的品种种植略显零散。

作为本地的农业研究机构,攀枝花市农林科学研究院时刻关注市场需求,牛油果、突尼斯石榴等水果的落户都离不开研究院的技术支持。在研究院采访时,我看到很多叫不上名字的特色水果种苗,所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目前这里的种质资源有100多种,涉及25个科。虽然它们还“待字闺中 ”,暂时没有进入规模化种植,却是在为攀枝花的水果产业积累“资本 ”。

优良的品质,巨大的市场,让攀枝花水果具有了“明星效应 ”。今年7月,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发行的全国第三套水果特种邮票,就是以攀枝花水果为主题,选择了菠萝、樱桃、芒果、甜橙四个品类作为邮票图案。攀枝花已经成为横断山区一个颇具盛名的水果王国。

曾经的不毛之地,如今因水果种植而发生“逆袭”,成为横断山区的一个聚宝盆

上图:在川滇两省的崇山峻岭中,有一列 平均时速不足50公里的“小慢车”一直在开行。这趟列车穿越川滇两省的崇山峻岭、金沙江畔,行驶7个多小时,到达四川攀枝花,休整半小时后返回昆明,将攀枝花的热带水果带到沿途各地。这辆小慢车中途经停的20个站点多为彝族聚居区, 一直是沿线村民出行赶集、买卖蔬菜水果的首选。摄影/刘冉阳

下图:位于攀枝花市东区生鲜卖场的水果摊位,热带水果种类丰富,蔚为壮观。

【特别注明】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或网络转载分享及投稿,本站仅提供信息共享,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涉农村创业者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QQ111111111)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