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麦康森院士:中国的水产养殖与“一带一路”战略

水产 (23) 3周前

11月25日,2016中国海洋经济博览会——现代海洋渔业发展论坛落户于湛江。据悉,论坛针对当前国内、国际渔业发展现状;深入分析当代渔业发展所取得的成就和面临的问题,围绕水产种业、鱼类营养、现代渔业养殖、南海蓝色粮仓建设以及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主要议题展开高层探讨,通过最新技术成果发布和互动的形式,为渔业管理、科研和生产者搭建高端对话平台,促进各方交流、合作与提升,推动我国现代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为海洋经济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本次论坛由中国海洋经济博览会筹委会、中国水产学会共同主办,以“调优结构布局,促推转型升级”为主题。中国水产学会贾晓平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麦康森院士、中科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副所长孔杰研究员、中山大学海洋学院何建国院长、大连海洋大学刘鹰研究员、广东海洋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宁凌教授、广东海洋协会会长麦贤杰、以及国内外专家共同探讨中国现代海洋渔业,会议规模达400多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现代海洋渔业发展论坛

在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麦康森院士再度对国外的“中国水产养殖威胁论”进行回击,并以我国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为契机,对当下水产养殖的未来走向进行引导。以下是小编对麦院士讲话的整理笔记。

中国工程院麦康森院士:中国的水产养殖与“一带一路”战略

今天我的报告主要分为中国水产养殖的现状、水产养殖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中国水产养殖在“一带一路”的战略上的作为等三方面。

要满足人类日益增长的水产品需要,除了养殖别无出路。全世界都是这样,中国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从1985年以后,世界的水产养殖和渔业捕捞量逐年增加,到了2014年,全球的水产品达到了1.63亿吨,捕捞量9000多万吨,养殖产量7000多万吨。其中在7000多万吨的养殖产量中,超过三分之二来自中国。

所以,中国水产养殖对世界的水产养殖贡献最大,中国占世界20%的人口,但是水产养殖占据了世界的60%多。

中国水产养殖论坛

虽然中国水产养殖在世界做了榜样,但是其也遭到了国外一些人的质疑。去年3月加拿大国会对水产养殖提出抗议,认为加拿大不应该走水产养殖道路,因为水产养殖会威胁到环境和可持续发展。

去年一月某世界著名刊物发表了一篇文章,专门批评了中国的水产养殖,它认为中国的水产养殖会威胁到世界渔业资源的安全。这篇文章的发表在全世界上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尤其是对中国水产养殖的批评。比如还有一篇文章发表在某网站的题目是:中国的水产养殖必对世界的野生渔业资源是一种威胁。世界鱼粉协会在同样的网站发表了同样的文章。我认为外国认为中国水产养殖对世界构成威胁这种说法言过其实,该文章所提到的鱼粉数据不准确,有些事实被忽略了。因为世界的鱼粉协会对中国进口鱼粉的情况掌握着非常精准的数据。

反对者认为,水产养殖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是不利的,他们不应该进行水产养殖,或者只能进行粗养。我认为这个观点是极端的,是缺乏远见的。这种观点没看到全球人口和经济增长对水产品的需求,我认为从捕捞到养殖是人类发展的必然选择。

由于人口的增长以及自然资源的不足,人类历史从采集到种植到养殖,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人类在4万年前开始学会狩猎,1万年前开始养殖羊、9000年前养猪、3000年前驯马,从事水产养殖大概也在3000年前。驯养历史的长短与自然界的资源丰欠程度有关,资源越丰富,驯养的时间越短。

目前世界人口72亿,未来世界人口还将继续发展到110亿左右,人类的食物从何而来?所以不管批评者怎么想,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与动物养殖发展的命运是相关的,水产养殖与渔业也是如此。

2011年TIME杂志的其中一篇封面文章说的是鱼的未来,它提出未来鱼类的养殖能否代替对鱼的捕捞?答案是肯定的。中国的水产养殖始于3000年前,解放以后中国水产养殖的变化有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尽管中国水产养殖有着近3000年的历史,但是在改革开放前的产量还是比较低的。改革开放以后,随着人口增长、经济发展,中国的水产养殖实现了飞速发展。1988年我国的水产养殖产量超过了总产量的50%,1994年超过60%,2009年超过70%。

渔业捕捞发展也很迅猛,但是国外该不该批评我们呢?我列举了一些数据。2014年FAO的数据显示,在18个全世界主要海洋捕捞国家中,中国人均捕捞量9.5公斤,排在倒数第二位。要知道,世界的平均水平是11.3公斤,中国人均水平还不及世界的平均水平。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接近20%,捕捞量占世界的16.9%,因此,中国人过度利用野生渔业资源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在2020年之前,尽管中国提高了捕捞能力,但是中国的野生渔业捕捞量是不可能增加的。中国的水产养殖模式是世界没有的,我们的草食性、滤食性鱼类占了我们总产量4500万吨的50%,杂食性鱼类占了42%,真正占用鱼粉的肉食性鱼类才占8%,而西方养殖的鱼类基本都是肉食的。因此中国水产养殖最重要的特征是低营养养殖,营养级别在2.0~2.4,所以我们是用更少的鱼换取更多的鱼。

从中国鱼粉的消耗量来看,从1999年后中国人的鱼粉用量不再增加,每年只消耗鱼粉160万吨左右。在1993年到2012年这近20年间,中国的饲料产量是不断增加,但鱼粉消耗量并没有增加。

在中国饲料工业的过去15年间,由于鱼粉的价格上升而造成用量减少。我做了个调查,中国鱼粉的用量其中水产版块用了55%,猪用28%,禽用了12%,皮毛动物用了5%。要知道,世界用于水产养殖的鱼粉的比例是68%,而中国只有55%,也就是只有88万吨鱼粉,相当于390万吨野生鱼。加上投喂的冰鲜鱼300万吨,我们每年用于水产养殖所消耗的野生鱼资源不到700万吨。我们每年用鱼粉690万吨,生产2800万吨鱼虾,我们1斤鱼资源产出4斤鱼,如果除掉滤食性鱼类的消耗,我们的投入产出比例达1:3.2。由此可见,在水产养殖版块中,我国是净生产国。我们是对渔业资源贡献的国家,并不危害渔业资源。

中国每年进口100万吨鱼粉,2012年的数据是我国对世界渔业贡献61.7%。欧盟进口70万吨鱼粉,对世界的水产养殖贡献仅有4.3%。日本每年进口40万吨鱼粉,对世界的水产养殖贡献只有1%。从消耗鱼粉角度,各主要水产养殖大国的贡献远远不够中国大。

中国的水产养殖为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提供了中国人三分之一的蛋白,以及对解决人们就业问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根据2014年的数据,我国的水产品6400万吨,连续25年世界第一,其中水产养殖占了4700万吨,约占中国总产量的73%,占全球水产品总量的65%。水产品出口占全部农产品出口的三分之一。

&nbsp就像TIME杂志的文章“未来的鱼”,它得出的结论是,要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水产品需求,除了养殖,别无他途。上世纪70年代世界人们对水产品的消费只有6%来自于水产养殖,今天则超过了50%,中国超过70%,所以中国是世界上解决渔业资源和水产品供求最好的例子。

说中国危害世界的野生渔业资源,这是胡扯,反而是中国保护了世界的野生渔业资源。

中国水产养殖走到今天,未来应该怎样走?水产养殖业开始走下坡,养殖规模扩大了导致鱼价降低了,这是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除了应对产能过剩问题,资源消耗也是我们所需要解决的。我们在过去几十年里提出过伏季休渔制度,这能不能缓解过度捕捞压力呢?我觉得没用。

路在何方,很简单,需要我国的水产养殖走出去。第一,开拓外海空间,我们把网箱养殖放到钓鱼岛、黄岩岛等海域,全面利用我们36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第二,坚持我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中国水产养殖论坛农村创业,走出国门。我认为中国农业最应该走出去的就是我们的水产养殖。

我们坚持的“一带一路”战略,沿线辐射5个国家,其面积是我国的3倍,人口是我国的两倍,经济规模是我们的1.5倍,消费是我们的两倍中国水产养殖论坛,但经济水平比我国差了一点。

中国的水产养殖拥有巨大的优势,因为总量占了世界的65%,规模、技术、经验以及一大批优秀的水产上市公司来支撑我们的水产发展。所以走出去是我国水产养殖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养殖空间上,在内陆我们有冷水鱼养殖,沿海有海水养殖;市场空间上,我们现在有很多企业进驻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等,打开国外市场。

中国水产养殖论坛

所以通过“一带一路”的战略实施,中国的水产养殖必将给沿线国家的人民带来福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END

1、来源:&nbsp腾氏水产商务网-当代水产杂志社

【特别注明】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或网络转载分享及投稿,本站仅提供信息共享,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涉农村创业者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QQ111111111)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