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他们的经纪人成就了一个时期潢川“中国花木之乡”

花木 (95) 4个月前

“眼下我们正在筹备2016年潢川花木博览会。”昨日,潢川县花木经纪人刘军说,“我和我们县花木集聚区的企业都有联系,但我不是他们的经纪人。”

刘军曾是潢川花木外销有名的经纪人,早在花木种植还集中在卜塔集乡的时候,全乡的种植户几乎都要通过他和他一样的花木经纪人销售花木。这些经纪人成就了一个时期潢川“中国花木之乡”的美称。

“那时候我们总住在郑州,来往电话联系家乡的种植户往四下里运送花木。”潢川华夏园林的高继魁说,“现在不是这样了,大家都有自己的销售渠道,集聚区的十几家园林企业都有自己的网站。”

入冬以来,刘军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侍弄园子里的大树上农村致富,把四处收罗来的一些大树移植进来,再慢慢修整。

“一些有年头的朴树、皂角、枫树,又有形,我们就从农户手中买来,定植后再慢慢做造型。”刘军说,“一般来说5000元买来的树,我们培养三年后就能卖到30000元。”

凭着做大树造型,国伟园林成长为林业产业化省级重点龙头企业。刘军也从一个活跃的花木经纪人转身为一个成功的园林企业家。

像刘军一样,过去的花木经纪人如今都转行经营起了花木公司。

潢川县怡景花木种植合作社的吴吉涛曾经后悔自己没和同村人一起去做花木经纪人,不过眼下他很庆幸。

“我那时是太爱做园艺了,我就只想天天在园子里干活。”吴吉涛说,“现在好了,十多年过去张冬花木种植场,我做的园艺都成型了出彩了,值钱得很呢!”

吴吉涛说:“别小看这盆柏树,在中国第八届花卉园艺博览会上获得金奖,我和我父亲侍弄了15年。我们的镇园之宝张冬花木种植场,没打算卖。”

吴吉涛没担心过销售问题,他只操心把园艺做好。

“这些园艺品的难得就在于它要耗费园艺师好几年的心血。”吴吉涛说,“比如刺柏风化出舍利干就要两三年,还得保证它有些枝干是活的,能够植活台湾真柏。”

很多人联系吴吉涛做生意,园艺之外的业务他都无偿地转让给合作社里的其他种植户。

吴吉涛说:“信息都是透明的。大家只需扎实培育花木,诚信经营就够了。”

【特别注明】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或网络转载分享及投稿,本站仅提供信息共享,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涉农村创业者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QQ111111111)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