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鸟虫最挣钱 夫子庙一带市场不再营业店家告别跟老伙计叙旧营业

虫鸟 (79) 4个月前

逛夫子庙花鸟市场成了一些老南京人的生活习惯

“老主顾,记得去七桥瓮找我啊”夫子庙花鸟市场在不舍中谢幕

“老主顾,记得去七桥瓮找我啊”夫子庙花鸟市场在不舍中谢幕

逛夫子庙花鸟市场成了一些老南京人的生活习惯

边拎花边遛鸟,一路逛到夫子庙花鸟市场逢人便闲扯几句,这是多少老南京人早已习惯的日常生活。上溯至明末清初,售卖花鸟虫鱼便成了夫子庙的一景,这种文化传统在夫子庙一带沿袭了约400年。而这片市场,还被列入过首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然而,夫子庙一带赏花遛鸟的热闹景象将不复存在。从今天起,夫子庙花鸟虫鱼市场不再营业。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赶到白鹭洲西门,不少老主顾大老远地赶去,只为向打了多年交道的店家告别、跟老伙计叙旧。今后,老主顾们再想与昔日的玩友聚会,只能去七桥瓮附近的新市场找他们了。现代快报记者 余乐

遛鸟老翁来找他的“忘年交”

过了平江府路,穿过一座古老的石拱桥,夫子庙花鸟虫鱼市场就坐落在白鹭洲西门旁。

昨天下午3点半,70多岁的廖大爷步履蹒跚,跟着人群缓缓走向花鸟市场入口。“每天下午3点准时出门遛鸟,早成习惯了。”廖大爷家住中华门内,每天下午先到长白街上买四个馒头,然后提着鸟笼找一群玩家闲聊。谁家的鹦鹉成色如何、八哥最怕什么、山画眉鸟好不好养……有时哪怕出现了一点小分歧,这群玩家也要撕扯着嗓门一争高低。

昨天,廖大爷在人群里张望了好久。“我想跟小张碰个头,约定好今后一起玩的地点。”廖大爷指着街对面的一名年轻人说,小张今年才32岁,但养鸟的知识却很渊博。前年,廖大爷养的虎皮蓝眼鹦鹉食欲不振,他焦急地将鹦鹉提到了市场上,小张掰开嘴慢慢填喂,两人也因鸟结缘。

找到对方后,两人并没有多说话,提着鸟笼到市场默默转了一圈。近半数的店面都关闭了,有的店家直接打出了“挥泪甩卖”的招牌,一盆茉莉10元、一个漂亮的陶瓷鱼缸80元,有小伙赶去买一公一母两只仓鼠,店家连笼子只收了30元。

走到一家常逛的鸟店,廖大爷和小张停下来听了会蛐蛐叫。“以后养殖鸟虫最挣钱,想常见面就不太可能了。”廖大爷紧了紧眉头,“我老了走不动了,听说7月1日新市场要搬到七桥瓮,太远了。”小张则安慰廖大爷,以后还到白鹭洲西门和他会合,两人再一起遛鸟。

记得找我,环北市场坐90路到七桥瓮!

花鸟虫鱼,早就成夫子庙的一部分了。六朝时,南京就有种花赏花的习俗了。遗憾的是,这个南京历史最悠久的花鸟虫鱼市场,最终也撤离了主城区。“夫子庙,又少了几分老城南的韵味。”不少市民惋惜。

昨天,一群老主顾围在孔老板的花木店门口不肯走。“我们是老相识了,他家货物齐全,价格也公道。”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坐在店门口说,“有机会,我会去新市场看你的。”孔老板今年62岁,在夫子庙一带卖花长达35年,他说,“我有你们这样的老主顾真高兴。”

还有的市民特意赶来,想趁市场关闭前淘点“宝贝”。“这些盆景都是镇店之宝,不识货的人我可不卖!”老孔也是个倔脾气,他指着一盆枸骨盆景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家的盆景底盘稳、一年四季叶常青,多年做生意他也有个习惯,不论价格贵贱,只卖给识货的人。

“以后记得去找我啊!到环北市场坐90路,七桥瓮湿地公园下车!”老孔说,店搬了他不怕,“酒香不怕巷子深,我的店还会红火。”

主城最后一个花鸟市场说拜拜

在市场的大树上贴着一则“通知”,上面写着:“现接上级领导通知,根据市政府及区政府大干一百天的要求,限本市场于6月20日全部停止交易,关闭市场。请各经营户给予配合。”今天,这个南京主城区最后一个大型花鸟市场就正式谢幕了,将搬至七桥瓮新市场。

据了解,南京市城区内的不少花鸟虫鱼市场近年来逐步减少,乌龙潭公园花鸟市场已经关闭,集中花鸟虫鱼的综合市场唯有夫子庙一家。目前,河西花卉市场、雨花台附近的金陵花卉市场还能买花,但均以观赏盆栽花为主;位于软件大道附近的万博花卉市场,也在陆续搬迁。从今天起,主城区再无大型花鸟市场。

现代快报记者从夫子庙文旅集团获悉,新建市场在七桥瓮梅家廊地块,以精品花卉为主,虫鱼水族为辅,将打造一个业态丰富的精品花卉虫鱼市场。

预计总建筑面积约4500平方米,改建后可以容纳200个摊位左右。其中绿色植物、花卉区占40%,水族约占35%,鸟类约占15%,其余为配套商品。“新市场无论是规模还是各方面硬件,都比之前有很大改善。”相关负责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们将给予老经营户一定的优惠政策。

“新市场再好,这种老城南的慢生活也回不来了。”多名店家反映,他们在夫子庙一带经营长达数十年,加上现在七桥瓮一带并未完全建好,7月1日后方能搬迁过去,他们并不愿意离开老市场。记者了解到,早在2003年,夫子庙街道曾规定,今后凡是在夫子庙地区占道或游动经营花鸟虫鱼者一律取缔。看来,今后市民想赏花遛鸟玩虫鱼,只能去七桥瓮一带寻找老玩伴了。

再过10天就搬到七桥瓮新市场

非物质文化遗产,能随便搬迁吗?

回应:保护的是这种文化习俗,而非场地

查阅相关文件发现,夫子庙花鸟虫鱼市场2007年被市政府列入首批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非物质文化遗产,能随便搬迁吗?

南京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王露明告诉记者,南京种花赏花的习俗太悠久了,夫子庙最早的花鸟虫鱼市场并不在白鹭洲门口。“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养殖鸟虫最挣钱,是这种文化习俗,而非夫子庙花鸟虫鱼市场的场地。”不过,王露明说,市场的搬离也意味着这种古老而美好的习俗在老城南渐渐消失,“确实让人很遗憾。”王露明希望,市场迁到七桥瓮后,这种习俗将延续下去,也算是种弥补和挽救。

夫子庙花鸟市场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早在六朝时期,南京就有种花赏花的习俗;宋代金陵供人欣赏的“艺菊”甚高,仅园丁结成的楼塔(“菊楼”)就有一两丈高。

元末明初,有一回族哈姓人家定居南京洪武路铁汤池,世代从事观赏金鱼的养殖、交易等。据明代《正德江宁县志》记载,当时已有牡丹、海棠、罂粟、玫瑰、水仙、桃花、紫薇、玉树后庭花(亦名映日红)等几十种。每年农历二月十二和九月十六,分别为“百花之神”和“菊花之神”生辰农村养殖,人们都会上街购花,城南百花巷、花市大街等地往往挤得水泄不通。

明末清初,出现以种花为业的花农世家。不少花农采撷后便运到夫子庙叫卖。当时泮宫前的王顺兴鸟店、文德桥畔的杨家鸟店等,也兼营花木等品种交易。

民国时期,夫子庙花鸟市场的经营品种扩大到金鱼、蝈蝈、知了、蟋蟀、雨花石、盆景,以及鱼缸、鸟笼等配套商品的交易。1949年以后,当地有关部门在夫子庙广场东侧开过一家花鸟商店,收购鸟类供外贸出口。南京市花木公司还在文源桥旁开设一处专营奇花异鸟的商店。改革开放以后,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该市场得以恢复,并有了较大发展。

【特别注明】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或网络转载分享及投稿,本站仅提供信息共享,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本站所有内容仅供涉农村创业者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QQ111111111)删除。

发表评论